展览

穆哈博物馆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专门致力于介绍新艺术运动的世界知名代表人物阿尔方斯·穆哈(Alfons Mucha)(1860-1939)生活和工作的博物馆,于1998年2月13日在布拉格向公众开放。

装饰板,巴黎海报,装饰画手册,捷克海报,油画,素描和粉彩画,照片集和艺术家的个人纪念品。

本展览以一部介绍关于阿尔方斯·穆哈生活和工作的、感人至深的纪录片结束。

其中许多展品是首次向公众展出,因为这些展品源于私人家庭的收藏。

  

 

第一部分: 装饰板

以阿尔方斯·穆哈(又译名:阿尔方斯·慕夏)为主要代表人物的新艺术主义风格要求为其装饰的对象制作装饰图案的模板,以便能重复多次使用。从穆哈常采用的美工图案中看出,他以自然界为传统题材的绘画作品可整理分类为几个系列。因此, 1896年穆哈创作的全景图就被称为《四季》联画。此后,他又非常成功地在此基础上衍生创作了另外一套四组或两组的系列联画。其中《四朵花》(1898年)或《一日时序》四联画(1899年)都充分体现了穆哈的这种成熟的绘画风格。他的这种把自然界的花草植物和美女有机组合的画法,表达了当时民众对未来生活的良好愿望,颇受当时人们的喜爱 。穆哈最有价值的作品被认为是《艺术》四联画 (1898年)。这部作品有多种技术的版本,突出显示了穆哈作品所具有的浪漫诗意。

 

《艺术》四联画:

在这套表现四个艺术题材的系列联画中,穆哈故意不使用传统素材,如羽毛、乐器或绘画工具。相反,他在每个艺术联画上用每一天的一个时段做画的背景,比如《舞蹈》的背景是早晨,《绘画》的背景是中午,《诗歌》的背景是傍晚,音乐的背景是深夜。

   

《舞蹈》(1898),《绘画》(1898),《诗歌》(1898),《音乐》(1898)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一日时序》四联画

穆哈在这里用四个女人来代表一天的几个时段。她们每个人都坐在一个套有复杂框架的自然环境中,让人联想起哥特式风格的窗户。

   

《苏醒的早晨》,(1899),《精彩的白天》(1899), 《梦境般的傍晚》(1899), 《沉睡的夜晚》(1899)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四朵花》系列联画

在这套系列联画中,穆哈选用了拟人化的手法, 把花画成了一个敏感和细腻的自然界的观察员。其中《康乃馨》和《鸢尾花》两幅画的原版曾在1897年6月在慕尼黑的“德斯陈特沙龙”展出过,不过,整套联画直到下一年才问世。

   

《康乃馨》(1898),《百合》(1898), 《玫瑰》(1898), 《鸢尾花》(1898)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第二部分:巴黎海报招贴画

穆哈在上个世纪90年代在巴黎创作的海报当属当时世界上最著名和闻名的作品,由此他创立了一种崭新、独特的装饰风格。他的大部分作品是为当时巴黎著名女演员莎拉·伯恩哈特设计的海报。 他最早的海报招贴画源于1894年底和1895的年初。招贴画上是伯恩哈特在歌舞剧《吉斯蒙达》中的形象。尽管这仅是一个应急的订单,但穆哈仍努力寻找海报招贴画的新面孔,从保存下来的该海报的草图和印刷试版中可显示出该海报图案和颜色构图的与众不同。 他的艺术革命创新体现在他为色彩缤纷耀眼的“巴黎沙龙街”带来了新的贵族气息,并提升了海报在现代艺术中的地位。他为伯恩哈特制作的海报系列(《美狄亚》,1898年)一剧增添了更多的戏剧色调。穆哈的创作范围很广,从为艺术沙龙(德斯陈特沙龙, 1896, 1897)创作风格精细、复杂的海报招贴画外,还有用于纯商业目的大门幅的海报( 《JOB》 ,1898年,《卡萨诺酒坊》,1896年)。在所有的广告海报招贴画中,穆哈都全方位地展示了他非凡的创造力和对视觉效果的感知力。

 

《吉斯蒙达》(1894-5)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吉斯蒙达》(Gismonda)

就是这幅海报让穆哈出了名。创作这幅画的过程变成了一个传奇。许多评论家常争论这个过程的具体细节。穆哈自己也不怀疑,是通过设计这个海报,看到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这个机会就在1894年的圣诞节期间到来了。当时,穆哈正在帮为他的朋友莱末茨尔校对海报印刷版。正是在这个时候,莎拉•伯恩哈特打电话给印刷商莱末茨尔,要求立即为《吉斯蒙达》一剧印制新的海报招贴画。但是,当时所有莱末茨尔雇佣的艺术家们都在过节休假,因此,他不得不求助于穆哈。“尊贵莎拉”的要求当然不容轻视。穆哈创作的海报招贴画为这种艺术的表现形式带来了革命性的转变。他使用修长的图形,柔和的色彩和逼近真人的形象给人物带来了出乎意外的端庄和严肃感。他的海报受到巴黎观众的广泛喜爱,甚至一些收藏家为了得到这幅招贴画,不惜贿赂张贴广告的人,或晚上悄悄去把这幅招贴画从广告牌上撕下来。

莎拉•伯恩哈特被这幅海报迷住了,并立即和穆哈签了一个为期六年的、专为她设计舞台、服装和海报的合同。同时,穆哈还同印刷商本诺斯(Champenoise)签了为他制作商业和装饰海报的独家合同。

《吉斯蒙达》(1894-5)

《吉斯蒙达》最初的两个试印版都很有意义。穆哈海报的尺寸对一般规格的印刷石版来说太大了。因此,人们一般认为,这幅海报是分两个版印刷的。但第2号试印版表明,它事实上是在一块石版上印出来。1号试印版以明亮的粉红色和黄色为主色调,表明穆哈在当初画这幅画的时候原本用的是明亮的色调。这在当时的巴黎艺术家中非常流行,如画家希勒特和图卢兹 - 劳特累克。穆哈在后来的创作过程中,才选用了比较柔和的粉彩色调,这使《吉斯蒙达》这幅海报最终能够脱颖而出。

洛伦佐

在阿尔弗雷德·德缪塞的“Lorenzaccio”剧中莎拉·伯恩哈特扮演的男主人公-洛伦佐·第奇。故事发生在佛罗伦萨被强横的公爵亚历山大围攻的时候。他被象征性地描绘成一条巨龙,威胁着佛罗伦萨的城徽。洛伦佐正在策划谋杀亚历山大,他被画在海报的底部。

《美狄亚》(Médée)

编剧卡图卢斯·门德斯(Catulle Mendes)把庇得斯(Euripid)的这部经典剧作专门为莎拉•伯恩哈特进行了改编。在此,他把当时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希腊英雄人物-杰森写成了一个无情的骗子。他为了自己的私欲而不惜背叛一切爱他的人。这就为美狄亚可怕的报复行为提供了公正的理由。海报招贴画上美狄亚的孤独身影准确地表现出了这个悲剧色彩。马赛克的背景和希腊字母D反映出这部戏发生在古希腊。 美狄亚眼神凶残,手持着闪闪发光的匕首。匕首上面沾着躺在她脚下、被她杀死的她的孩子们的斑斑血迹。值得注意的是,画中极其细致地描绘了她的手和手臂上的蛇状手镯。这副手镯是穆哈在创作海报的过程中设计的,萨拉非常喜欢,以至于专门委托珠宝商乔治·富凯制作了蛇状手镯和镶嵌宝石的戒指,供她在演出时使用。

《哈姆雷特》(„Hamlet“)

莎拉·伯恩哈特扮演了莎士比亚剧作《哈姆雷特》中的男主角。该剧是由莫兰迪和尤金马·塞尔斯沃博专门为她译成法文的。在这幅画的中心人物哈姆雷特的身后,有他被杀害的父亲的灵魂显像。他正在攀援埃尔西诺的城墙。淹死的奥菲莉亚被鲜花点缀着,躺在哈姆雷特的脚下。《哈姆雷特》是穆哈为莎拉•伯恩哈特创作的最后一个海报。

洛伦佐 (1896), 《美狄亚》(1898), 《哈姆雷特》 (1899)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Job (1898)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Job

穆哈为JOB卷烟纸厂创作了两幅宣传海报。两幅海报都画带有浓密头发的女人,手里拿着一支香烟,烟雾在她的头上盘旋。 在这两幅海报中,穆哈把女人放在一个圆型的背景上,而这个圆正好该公司的名称JOB中的圆圈。

 

十二生肖 (1896)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十二生肖

这是穆哈最受欢迎的设计图之一 - 十二生肖 - 最初这是为印刷商本诺斯1897年该公司的商业日历设计的。但是,他的这套设计图吸引了La Plume杂志的总编辑,他买下了这套画的版权,并在同一年作为杂志的年度日历发行。 十二生肖至少有九种不同的版本,其中包括没有附带文字的装饰画板。

 

第三部分 《装饰画素材资料集》(Documents décoratifs)

1902年穆哈出版了有72个用铅笔画的、附有白色注释的表格、可于手工艺品模版制作的图册。在这套图册中,当然还包含了大量装饰观赏性和自然主义的植物图案、女性肖像画和带有虚幻抽象色彩装饰框架的女性裸体画。从珠宝、家具、餐具、其他许多和当时生活环境紧密相关的物品表明,穆哈有意将自己多年以来丰富的装饰方面经验,尤其是参加1900年世界博览会工作和给佛奎特金店设计漂亮的室内装潢的经验概括总结起来,使他的设计图从平面图发展成立体图。他的目的是想为一种崭新的风格创建一个样本图案册。尽管那时新艺术主义风格已经有点过时,但我们依然不能不佩服穆哈绘图技艺在这本书中的精湛体现,同时,也显示了他对塑造现实世界所具有的非凡的综合概括能力。他画中的世界仿佛充满着一种自然的活力。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第四部分 捷克的海报招贴画

1910年,阿尔方斯·穆哈永久地返回了自己的祖国,开始专心和有计划性地投身于实现他多年的夙愿:把自己的艺术为祖国人民服务,借此表达他的愿望和理想。这样,他逐渐创作了一组与他以前的巴黎海报绘画风格不同的海报。从主题上,他的海报主要涉及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突出展示了摩拉维亚民间服饰色彩斑斓的美感和温柔的斯拉夫女性,(如《摩拉维亚教师合唱协会》,1911年,《伊万契采乡间风光展》,1912年),另一方面,是关于索科尔公主时,我们也能看到他关于谴责压迫斯拉夫人的大幅海报(民族统一彩票,1912年),或反映回忆巴黎的抒情主题(风信子公主,1911年)。这里,装饰已从属于线条旋律。

 

《风信子公主》 (1911)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风信子公主》

这张海报是为宣传由拉基斯拉夫·诺瓦克(Ladislav Novák)和奥斯卡尔·奈德巴拉(Oskara Nedbala)编写的同名芭蕾舞剧。由当时的女明星安杜洛·塞德拉奇科娃(Andula Sedláčková)扮演剧中的风信子公主。风信子花的主题在整个海报中多次反复出现:在刺绣服装上、银首饰上和象征性的环行花圈上,还有在公主的手上。

 

《摩拉维亚教师合唱团》, 1911年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摩拉维亚教师合唱团

摩拉维亚教师合唱团是一个以演出古典、流行和由莱奥西·杨纳切克创作的民间音乐曲目为主的合唱团。该合唱团不仅在捷克、也到欧洲和美国去演出。海报上画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身着基辅的民族服装,一副专心听讲的神情。她的形象让人想起他的装饰艺术作品-《艺术》四联画中的《音乐》。

 

《民族团结彩票》, 1912年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民族团结彩票

该海报招贴画采用了19世纪流行的反德意志日尔曼的风格。彩票是一种为进行捷克语教学集资的一种方式。在海报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波西米亚女神-捷克之母的象征,她正绝望地坐在一个枯死的树干上。她双手合起,放在一个木制的异教三面神、古斯拉夫人的保护神-斯万多维特(Svantovíta)的塑像上。一个拿着书和铅笔的小女生在用责怪的眼神看着观众,祈求从他们那里获得对她教育和对正在生病的波希米亚女神的支持。

 

第五部分 绘画

尽管阿尔方斯·穆哈主要是靠画素描和美术设计出名,但是,他曾在慕尼黑美术学院学习的经历使他同时也成为画家。在19世纪90年代,穆哈自然主要忙于完成收到的一些美工制作方面的订单。他作为画家,仅表现在他画了一些个人肖像和一些随意的肖像素描(如《自画像》,1899年等等)。他的门幅较大的一些神话寓言画是用蛋彩画的(如《占星女》,1896年)。直到二十世纪初,他的风格才开始多样化。在他找到了关于史前史和斯拉夫历史的这个伟大主题后,穆哈开始转向创作巨幅油画。作品《在旷野上高深莫测的女子》(又名:《星》)表明了在这个方向穆哈仍然有相当大的潜力,在他那些将现实主义和象征主义结合起来的画中,包含了远比单纯对历史进行描绘以外更多的内涵。他把自己的这些潜力和可能性充分运用到了《斯拉夫史诗》的系列油画创作中。

《占星女》(1896)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星》1923年

穆哈为创作这幅俄国农民的画像至少画了四幅草图。画中表现了主人公对自己无法逃避的命运采取了接受和放弃抗争的态度。 这幅画也被称为《西伯利亚的冬夜》反映了穆哈对俄罗斯及其人民的深厚感情。1913年,穆哈访问了俄罗斯,以便为他大型系列油画《斯拉夫史诗》中的《俄罗斯废除农奴制:自由工作是国家的基础》一画创作一些草图。尽管事实上穆哈这幅画的模特是他的妻子玛丽,但从他此行中拍摄的一系列照片中,我们看到了许多貌似油画《星》主人公的俄罗斯农妇形象。穆哈的这幅画也许是针对俄罗斯人民在布尔什维克革命以后必须忍受的可怕磨难而创作的。1918年-1921年间,俄罗斯经历了内战,并导致了伏尔加地区农村饥荒肆虐的经济状况。

 

《星》1923年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第六部分 素描和粉彩画

我们希望通过展出这套素描集,能简短地介绍一下穆哈创作这些素描画时的背景。这不仅涉及他具有练习性质的一些铅笔画,还有一些不寻常表现风格的设计草图,(如玻璃和陶瓷设计,1900年左右,窗户设计-1900年左右)。

圣维特大教堂的窗户设计图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第七部分,穆哈工作室和照片

在19世纪90年代的后半叶,在巴黎的芸香杜瓦尔工作室(Rue du Val de Grace)制作出了一个非同寻常的、由穆哈拍摄的女模特照片集。当时的模特照片一般仅作为廉价的教学材料使用,而穆哈拍的这些照片已经远远超越了这点。因为他抓住了工作室-自己艺术世界的独特氛围。穆哈在这里接待了大量巴黎的作家、艺术家、音乐家的来访,并播放了卢米埃尔兄弟的电影。这些模特们常常摆着穆哈新艺术主义风格海报中的典型姿势。我们可以看到,在她们的身后,除了艺术家的作品外,还有一些奇怪的、来自东方的物品、布料和很多书籍和家具。其中有部分物品一直保存至今。这里展出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作品。展出的照片是原来玻璃板下照片的复制品。

 

这些源于穆哈艺术生涯的一些小物品和家庭生活的照片,浓缩地展示了阿尔方斯·穆哈一生的作品。其中,比较珍贵的是穆哈用了八年时间创作的绘画作品(《受难》,1868年)。这幅画反映出民间艺术是他创作灵感的源泉。此外,他在慕尼黑学习期间画的漫画和为法国儿童杂志画的卡通插图也非常有意思。另一组展品代表了他在19世纪90年代创作的装饰作品,反映了艺术家作品的多样性(如《装饰盘》,1897年,《花瓶或首饰设计》,1900年左右)。这里还不乏穆哈作品中难度比较大的经典作品-《我们的天父》(1899年)。除了他这些富于激情内容的作品之外,接着展出的是他一些表现主义风格的粉彩画和独特风格的雕塑作品(如《岩石上的裸体女模特》,1899年)。穆哈的美国之行可在报纸上和他的《布鲁克林博物馆穆哈作品展》(1921年)的广告招贴画中反映出来。能体现他后期捷克爱国主义思想的作品有:为布拉格市民会馆的市长沙龙室设计的草图(1910年)、著名的捷克斯洛伐克钞票和圣维特大教堂雕花玻璃窗的设计(1931年)。另外,他还为捷克共济会设计了徽章。

《受难》 (1868)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岩石上的裸体女模特 (1899)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我们的天父》 –封面和之后的2页画

穆哈认为《我们的天父》是他最优秀的作品之一,在巴黎仅限量编号出版了510份(其中390份法语,120份捷克语)。这个作品是穆哈赠送给何·皮阿扎的。

穆哈在《我们的天父》中写道:“在那时,我已经知道我的道路通向它处-更高的地方。我在四处寻找着如何能将天父的光芒普照到最偏远角落的方式。我不得不找了很长的时间。天父啊,为什么我不把他的话用绘画来表达呢?”

穆哈把《我们的天父》主祷文分成了七段诗篇。每段诗篇都用三张装饰画页分述。第一页诗篇被他用拉丁语和法语分列放在一个有几何和象征性装饰图的框架结构中。在第二页,穆哈为诗歌配上了评论和彩色的装饰图,每段话的第一个字母模仿中世纪的手稿。第三页是穆哈对该段诗句配的单色图。这些插图表现了人从黑暗走向光明的奋争。

《我们的天父》(Le Pater) (1899)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穆哈家人和朋友的照片/穆哈工作室和他的模特们

  

© Mucha Museum / Mucha Trust 2017

This site uses cookies. By continuing to use this site you are giving consent to cookies beeing used.
OK   More information